千山暮雪_澳門新葡京投注網站



  篇一:千山暮雪
  【一】

  小河已失去了往昔的滔滔,變得幽怨纏綿。曾經肆意揮舞的手臂,還沒有失去柔曼,在最后的覆壓來臨之前。帶給人無限蒼涼的枯葉,此時是那么溫暖。雖然失去了徒有其表的浮華,生機并沒有失去,只是暫時止步不前。
  小路依然在那里,等待著親吻我們的足跡,即使沒有了激情,心動并沒有消失。有一種陌生的灌木,在嚴冬的時候,枝條還是如火地紅艷,雖然還不認識,卻仿佛是我的相知,有的緣分,不一定要攬在懷里。
  白色的顆粒,是雪的結晶,還是冰的幻化,雖然有著相同的本源。而人已遠,聲已杳,只留下孤獨的小木屋,在雨中衰敗,在風中飄零。只有那棵滯拙的老樹,還忠實地守候在那里,不棄不離。
  唯一在季節的更迭里,保持不變本色的,是流浪躑躅的藍天白云。不再有著輝煌神采的時光,我還是喜歡如初,熱愛依然。你還是來了,縱然還不能淹沒我的足跡,那些凄涼已不再醒目,清新的感覺如初見的美麗。
  【二】
  千山只影尋君去,暮雪連天憑誰問?此番踏上群山層巒,歷盡艱辛曲折,擁吻北風凜冽,感受荒涼冰冷,不為撿拾歲月遺失的珍藏,也不為將心中的愛戀,在百轉千回中欣然相遇,怡然忘我。
  什么才是,這個冬天里永遠的故事,不死的傳說,永恒的傳奇?給我深沉如海渺渺茫茫的感受,給我壯闊如山莽莽蒼蒼的情懷,讓我如醉如癡,不管不顧地一意孤行呢?只是為了,尋找一個不確定的飄渺。
  也許不能用人世間的任何一個贊美,來表達我對你的深摯情意。你那么可愛,不屬于任何人,沒有任何牽絆,來去無跡,無遮無攔。不管歲月的變遷,空間的阻隔,甚至心靈的滄桑,行蹤飄忽。
  我是真的喜歡你。在這個世界上,還沒有遇到什么比這更長久的。不管我想與不想,念與不念,困頓與輕松,迷惘或執著,你總是如約而來。不管人世間已是天翻地覆,始終不變的是你的清純如夢。
  【三】
  這份亙古赤誠拳拳真切,你可感受得到。這是一首蕩氣回腸的樂曲嗎?沒有重復,無從捉摸,卻如此激動心魂,繚繞不絕。于無聲處的雄渾交響,在與心靈邂逅時的余音裊裊,如波浪滔滔,無窮無極。
  應該步履從容故作沉重,還是輕描淡寫故作輕松呢?無論我怎樣掩飾,都無法抑制心中的喜悅,在風中激情飛揚,僅僅是想到你的時候。還沒有望見你,只是行走在接近你的路上,已無法自抑了。
  且讓我閉上眼,靜靜地聆聽。在這蒼茫和靜謐里,在僵冷的時候,敲破沉寂的氛圍,輕快地流淌,空靈地盤旋,在落寞的心間。不去看,你的舞姿有多曼妙,不去感受,拂面而來的,是絲絲柔情,還是幻化的淚水。
  千山暮雪向誰去?渺萬里層云,只影與君知。我的世界,有你在燃燒,如烈焰熊熊,曾經的迷惘和彷徨,能否在你的熱烈里浴火重生?也許真正的銘刻,是不需要去記的,卻自然地烙印在心中,即使在嚴酷的時候,也會徘徊不去。
  
  篇二:千山暮雪,只影向誰去
  當時錯。悲
  記憶尚未褪色,遠處的芬芳正點點傳來。恍然回想起那夜月光如水,而今你是否就如我夢中千萬次的臆想般,河水清淺,彼岸白衣素顏。情如皓月,心若清風,咫尺而伴的天涯,朝露曇花,悠揚的簫聲婉轉一曲東風破,紛擾的往事里,年華沉淪且憂傷。來來往往,故人已經遠去,走過的路,布滿絕望的憂傷。轉身的夢里,蝴蝶翩翩起舞,年少的心情卻已是萬水千山。不經意間想起那個遠走的她,只是纖影仍在,而我卻再也無力觸及那抹月光。(網上葡京網址-網賭十大平臺-澳門網賭平臺-p118.com  www.sanwen.com)
  原來世間依舊是這樣寒冷,滿城風雨,當神已無能為力,我們還能希冀些什么?
  悲哀嗎?愛如春風拂面,卻不為我短暫停留。風霜逆轉的時刻,殘破的流年里,是誰還在望眼欲穿?輪回褶皺的須臾,藍染的天涯間,是誰還在承諾一世一生?
  陌路頹靡,我在風中起舞,隱藏了所有的悲傷。那時的花瓣紛紛而落,落在我的羅裙上,落在我的秀發間。我微微側身,拾起肩畔的一片,花濃如血,心驚。宿命諱莫如深,剎那的芳華,卻滿是絕望的氣息。終于,蒼老了容顏,黯淡了心思。
  你用最后擦肩而過的離別,演繹了一闋跋涉千里的離歌,而我無緣聽你說聲再見。
  漠漠紅塵,當時錯,我守著萬千繁華,聆聽花開花落,心中那一場眷戀,卻早已被塵埃湮滅,情如縞素,你是我的劫難。
  百事非。涼
  如果當時沒有遇見你,那么我還會不會悲傷。暗夜凄涼頹靡,苦苦掙扎,蒼白的容顏上盛放出冰冷的寒花,而指尖,卻再也舞不出曾經的美好韶華。
  心冷,蒼山永寂,當我選擇塵封所有的喧囂浮華時,我以為我終于可以牽你的手,乍然,卻驀地遇著了一生的別離。我后悔么?許久以后我曾這樣問我自己。我問我后不后悔與你短暫的相遇和永久的長離,我問我后不后悔認識有關你瞬間的溫暖和余生的悲戚。疼痛而無望的思緒里,不眠不休,不悲不喜,佛祖拈花一笑,淡渺而望眾生。那些斷裂的原點,兩兩相忘的背馳,恍然間塵埃落定。遠古的歌謠漸行漸遠,依稀之中,我聽到一聲溫婉柔淡的言語:妹妹,做明媚的女子呵。
  更深夜長,那聲聲刻骨的誓言婉婉吟傳。庭院深深,我靜守著一方花開花落,卻已沒有了執著的勇氣。掌心有些微的刺痛,攤開手掌,細密的紋理交錯纏繞,常聽人說,這些手心里的紋理便是我們所有的命運。或悲哀,或美好,你我前世今生郁結,每每的疼痛,遺留下我們的刻骨銘心。心有千千結,都被你鎖起。
  無語的沉默,相對著一望天涯的新晴,我想這世間最大的殘忍莫過于人事皆非。依舊是古老蒼翠的小城,依舊是溫婉如月的女子,時光悲逝,藍田滄海,那些用心用力用情的愛戀,終于還是輸給了時間。
  我們都在允諾永遠,卻忘記了永遠其實就在眼前。而你若無悔,我定當無怨。
  東風破。如
  亙古的相思,在千萬年時光的輾轉后晦澀瀝白,宛如頹敗的荒顏。我知道,我已然失去,那些靜好安生的歲月,早已隨著你的萬千繁華落盡,成就我的一世悲清。仰望漫漫蒼穹,月華幽冷,清秋夢涼,年少時多么決意的追隨,如今都已是天上人間。我不肯轉身,也不敢再回首往昔,愛恨歲月過早的被你拋棄,風雨薄涼,我是如何的努力也無法再靠近你的心上。
  蝶影曼妙,舊時的胭脂一夢三千年,唱不盡紅塵輾轉畫中飛。
  蝶影懷殤,今時的你我隔江兩相忘,流不盡人生長恨水長東。
  清淚盡,紙灰起,我以為我已經不會再悲傷。在經歷了那些長久永恒的磨難后,生與死的迷惘,愛與恨的綿長,一切的得失深重而濃厚,為什么我卻依然還是勘不破這皚皚紅塵。一花一葉一世界,一夢一醒一千年。時光的罅隙里,我與你相遇,又與你相離,罹難的洪荒里,我們伴著星沉月落上下古今。
  是不是只有經得一番寒涼徹骨,才有梅花的盈盈暗香?黯然心字成缺,衰老的筆墨再也挽不出華美的錦繡,塵封的心事被你演繹到了哪一幕悲傷地章節?何處尋,綠水青山。
  阡陌縱橫的歲月,時光水樣漫長,我們拼盡了一生渴望,亦只是彼此匆忙旅程的過客。你路過我的天空,卻沒有留下任何痕跡。途留追憶,只剩惘然。
  琵琶一曲東風破,半闕心事為你輕吟,蒼白的夜色靜默流轉,無痕的青春似水如煙。你是我不能言說翻來覆去的刻骨傷,我是被你遺忘在角落折翼的枯葉蝶。
  向誰去。忘
  恍然如夢成追憶,一世深情,要用怎樣垂老的方式來祭奠?
  繁華滄海,我在風里流浪,肆意彌漫的鮮血染紅了我純白的羽衣。直到我遇見你,那時我卑微的如同低落在塵埃里,而你在天際里朝我暖眸微笑,我以為,你是我溫柔的救贖,我以為,終于可以擺脫這宿命的桎梏。
  二十四橋明月夜,夢里的簫聲無一時不奏響,而我斷裂的琴弦卻再不能與你笑傲紅塵。懵懂的幻覺,淪陷在你春天般的慈悲里,或許是因了天際那青碧色的大石,緣定三生,緣聚三生。我們的情緣是宿命注定,卻被你輕渺的忽視,而我依然沉迷在這樣的幻想里,長眠不醒。
  酒不醉,人自醉;情不傷,人自傷。若能相忘于世間,又何苦輪回重重纏綿。無奈!無奈!那忘川水太洶太長,那孟婆湯太苦太涼。我站在風里,零落了一樹的桃夭,淺淺的哀傷霧色迷蒙,月光傾城,照我孑然一身。曲風清幽里,心情的抑郁無處躲藏,天空中沉默的飛鳥,湖水畔無語的蘆蒿,指尖的冰涼傳遞到全身,恍然時已是淚流滿面。
  歲月漫過塵世的喧囂,漂泊的四季開始已嶄新的姿態默默然。輕捻一段往事,斜倚小窗,看窗外葉子的旋落,心情上莫名的觸動,一些以為遺忘許久的往事逐漸淺淺深深,年少時以為得長久就這樣被我們緩緩地忽視,而那些轉瞬消逝的情愫卻越來越清晰,我卻不知道為什么。于是凋殘了紅妝,于是衰老了玉顏。
  行色匆匆的街頭,路人們都在向家里趕著,而在歸途的盡頭,又會有誰為我執一盞明燈,莫名的失落,這紅塵繾雋的繁瑣,如風過。
  千山暮雪,而這孤影又該向哪里去?
  
  篇三:千山暮雪

  午夜,不眠,忽記起元遺山《摸魚兒·雁丘》詞,爬起上網,登錄QQ。千年前,元好問赴并州趕考,路遇獵人,道大雁亦殉情,知禽鳥所為竟如此,對之不禁深懷感愴,于是寫下了這首謳歌天地間至情的杰作。此詞詠雁,但讀之感受早已分不清其中充溢的真情究竟是雁之情還是人之情了,人們已由殉情的大雁想到梁祝那樣的人間愛情悲劇,為之一揮悲淚。"情"之感人也深矣!湯顯祖在《牡丹亭。題詞》中所說:“情之所至,生可以死,死可以復生,生不可以死,死不可以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情一字,世間怎了?!
  世人都能信口吟上兩句:問世間情是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但好多人不知道此詞出于何處,亦不知其中緣由和全詞的內容,更加不知這首詞蘊含的無限悲愴和凄美典故。愛情,人們一直向往、期許,卻在物質面前一次次退縮,美麗的愛情遭遇了現實便立刻支離破碎,我曾經這樣比喻,愛情,好比是玻璃做的,看似晶瑩剔透,卻經不起現實風雨輕輕的一擊!經歷多了,有時想想人還是不要過多的剖析人的內心和社會的本質,因為不明白是種困惑,明白了卻是內心和靈魂的傷感和失望,好比朋友,好比人心,更好比愛情……
  真正明了并運用這首詞的人是大俠金庸,他在《神雕俠侶》這部空前絕后的小說里充分套用了這首詞,郭靖養的雙雕折頸殉情正是元遺山筆下的真實故事,寧做雙死鬼,不為獨生人,此處是也!而這首摸魚兒更是貫穿全書,李莫愁出場時吟的是它,“浴火重生”時留給這個世界最后的聲音還是它,金大俠又怎不是借別人之口詠嘆自己內心的期許和向往呢,君應有語。渺萬里層云,千山暮雪,只影為誰去?
  世事輪回,不變的是人的本真和殘存的冥冥,只不過我們總是遺忘了自己走失的心靈,唐婉的凄苦離世,放翁八十高齡的沈園重游,無不是對這世間難以言明情愫的追懷和悔恨,年青時我們以為那只是一段感情,經過了才明白那是一生!“城頭斜陽畫角哀,沈園非復舊池臺。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夢斷香消四十年,沈園柳老不吹綿。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泫然。”讀過并體會這兩首詩,誰又能說那只是一段感情呢?
  十年生死兩茫茫,怕的是終生再無相逢,愛情,如果只存在于回憶和緬懷,那恐怕不僅是這個人世的悲哀,我們這個偉大的民族是否也該再去尋找一點信仰呢?!把酒祝東風,且共從容。垂楊紫陌洛城東,總是當時攜手處,游遍芳叢。可幾人內心深處真的從容以對?落得后來,只不過是此恨無窮的悵惘和更深的期許和憧憬……
  今夜無眠,重溫此詞,觸及心懷,無以為憑,靈魂深處一陣戰栗和顫動……
  問人間、情為何物,只教生死相許?
  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
  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
  君應有語,渺萬里層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誰去?
  
  橫汾路,寂寞當年簫鼓,荒煙依舊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風雨。
  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
  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丘處……
  
  篇四:愛總有千山暮雪時
  后來,你們的確有一段甜蜜深邃的時光。你們披星戴月的約會,手牽手,不記來時路,想真心真意地走完這一生。睡的時候枕著他的胳膊,醒的時候頂著他胡子拉碴、青青的下巴。你撒嬌,摟著他的脖子蕩秋千,你耍賴,輕輕一跳雙腿盤在他的腰,掛在他身上。
  你說,你愛我吧。他點頭。他愿意縱容你,疼惜你,讓你感受著世界上最真摯最唯美最原始的男女之愛。
  于是沒有酒,你卻醉了。
  空間換了,光陰老了,時間都變了,請你相信那一刻他愛你是真的。
  你熱烈極了,渴望極了,沖動極了,巴不得把所有美好的東西都給他,可是你忘了,都給了他,他往哪里裝?他可放得下?
  他是高官。他是富豪,他是平民百姓,他是掃大街的,他是什么都好,他的本質歸根到底還是個普通的男人。
  別的男人有的有點他不一定有,別的男人有的缺點他一樣也不少。你的愛太重了,會把他壓垮,但是你管不住自己。
  你明明是和他在一起,可是你還是不能確定他的心里眼里想的念的全部是你。
  他和別的女人有說有笑,你的心開始一點一點冰冷。因為那些笑容和眼神曾經專屬于你。
  你開始失眠。一點小事情都草木皆兵患得患失。
  你開始瞪著天花板,數羊數到幾十萬,天空發白發亮。
  你開始翻他的通話紀錄,你尋找蛛絲馬跡他晚歸的嫌疑,你庸人自擾,你自討苦吃,你終于被自己打敗。
  你覺得他不似從前那樣愛你了。
  他不再關心你有沒有胃口,不再為你有心事而著急,不再擔心你的房租夠不夠,不再因為你淋雨而擔心你生病。你和他說過無數清華的電話,也不再想了。
  你直直的面對它,他說我們分手吧。他說都是我的錯。你問為什么。他說沒為什么。你說給我個理由。他說如果你實在想要,那我給你編造一個。
  于是你哭了。你的眼淚再也不能灼燙他的心了。任你是孟姜女哭到長城,他還是沒有回心轉意。他說我走了,漸漸消失在你的視線以外。
  你瞬間崩潰。
  最后,勉強拍拍胸口,對自己說,還好還好,沒事沒事。
  你有兩條路要走。
  要么拼命地想他的壞,他的無情,他不講衛生,他睡覺磨牙打呼嚕說夢話,他沒有情趣,他是壞蛋,是混蛋,是笨蛋,是騙子……然后呢!?
  然后你還是得打起精神,虛弱有虛偽的對每個人說還好。失戀絕對不是可以炫耀的事情,你知道。
  要么你還是記憶他的好。雖然已經是陌路,但不是絕路。他曾經那么溫柔的對你。她豐富滋養了你的情感履歷。它帶給你的快樂遠遠大過悲傷。你就當他是個老朋友,是路人甲,你難道連個路人甲都容不下么?
  愛,憎,離別,都是大痛苦。他愛上誰或者沒愛上誰,和你沒有一毛錢的關系了。他愛你,理由成千上萬,離開你,只需要一個理由,那就是不愛了。不要對不愛你的人有要求。不要讓他有機會看低你。
  你是成年人,成年人怎么能奢望花常紅月常圓呢?
  你好好的,就是這段感情最好的結尾。
  
  篇五:千山暮雪,只影向誰去?
  沈念心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是在一個平平淡淡的午后。那時候冬季的陽光灑滿了整個世間。讓人忍不住覺得世間真的很祥和和安寧。
  他倨傲的站在那個走廊的盡頭,很安靜的樣子,讓人不敢去打擾。卻在無意識的眼神掃過沈念心的那一刻停頓了一下。恍惚的像從來沒有發生過。讓沈念心有一種心之所向卻不能去接近的感覺,頃刻間彌漫了她的心頭,帶著微微酸澀的內斂。
  這種深入心底的感覺是讓人放不下的。盡管他是一個陌生人,在一個不經意的瞬間進入了沈念心的視線并且隨時可以深入內心。這讓沈念心惶惶不安,總覺得深入的情感卻怎么就這么不經意的被俘獲了。
  后來的再次相遇對于沈念心來說是以后的歲月中每個夜晚的夢境與沉迷。并且讓她堅信那第一次的看到他是注定的,是這個世間冥冥注定的事情。它在預示著再次的相遇和以后的相戀與分離。還有死亡和老去仍舊不能忘卻的深情。
  沈念心和他在一次親戚家里相遇,從某種意義上說這在沈念心的心里已經是第二次相遇了。因此在以后相戀的歲月里,她一直把那個冬日的午后毫無言語交流的時刻定為第一次相遇。而對此他卻一直認為這才是他們的第一次相遇。或許這一開始的感情付出的時刻就不同,因而在后來分離的時候她比他要痛了許多。
  那時候他們喜歡走過許多的地方,只是單單的走過,默默地牽著彼此的手,默默地牽著彼此的心。那時候的日子是簡單的,那種簡單的幸福就是可以相愛。在以后分離的歲月中,沈念心再次清晰地認識到愛對于相愛的人來說,最好的幸福就是可以相愛,可以沒有顧忌沒有隱瞞沒有背叛的相愛。而那時候的簡單對于后來老去而彼此又沒有相依的生活真的是一種奢侈了。
  沈念心是一個單薄的女孩,她總是喜歡靜靜的一個人走過許多地方,默默地背著雙肩包,看陌生的人群和地方。他容忍的陪伴著她,以他沉默的方式陪伴她走過春夏秋冬,走過一個個她想走過的地方,陪她看陌生的人群。他們的關于愛的想法就是陪伴著彼此看細水流長。
  可是生活就是這樣,當你以很美好的姿態迎接它時,它總是會讓你大失所望,更甚者是痛徹心扉。它不讓你有任何喘息的機會就把你再次拋向生活當中,不讓你有任何悲傷地時間就讓你馬不停蹄的開始趕路,因為活著就是這樣的,就要這么的向前。不管走哪條路,不管走向的是哪里,都要向前。而從某種意義上說,或許到達的都是同一個地方。
  于是沈念心在他離開的以后真的明白了這個道理。終究是錯過了,真的錯過了。這或許是注定的錯過,真的是注定的錯過。
  那么深摯的愛戀就埋在了沈念心的心里。一直埋在那里了。在多年后,她仍無法釋懷。
  沈念心在一次偶然的讀到了元好問的《摸魚兒雁丘詞》,其中讀到“君應有語,渺萬里層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誰去?”的時候,那種凄苦的感覺就讓她忍不住潸然淚下了。“千山暮雪,只影向誰去?”這句從內心深處噴薄而出的發問,是怎樣的一種濃烈的感情?是怎樣的一種悲傷?就像忽然之間回頭看那段深埋內心的愛時,卻發現沒有人,沒有自以為的主角,只有自己怔怔的站在那里,不管是回望還是迷茫,真的就只有自己一個人。那種生死或許都無法跨越的感情到頭來卻怎么就發現只剩自己一個人,而如果死去卻是沒有理由死去,沒有任何撫慰的死去。
  或許許多感情的走過,在任何局外人看來都是單薄的。沒有那么深厚濃烈的感情。沈念心總覺得不知道如何描述那些珍藏的往事,每次寫出來的都是凌亂的心情,其中夾雜的濃烈的感情因為沒有事實的描述而顯得孤零零的。因此沒有人理解她的那種心之所深的感情。那種深深的感情總是以光怪陸離的姿態如一壺酒一樣讓她欲罷不能。卻傷及心肺。
  沈念心在漸漸的老去的歲月開始喜歡靜靜的坐在一個地方,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干。她固執的不再去想念,不再去不停的走路,因為她總是在走路的時候看到他陪伴在身邊,看到他在。如果再以轉身側頭看過去,卻什么都沒有。那種似是而非的感覺讓她沒辦法再去更多的陌生的地方,再去看那么多陌生的人群。
  從他離開以后,沈念心不再吃冰糖葫蘆,那時候最愛吃的東西。他陪著她吃,看著她吃。于是在他離開以后,沈念心不敢再吃了。她怕她會忍不住痛哭失聲。那曾經代表著幸福和美好的陪伴的食物卻因為別離而盛滿了失去和無望的悲傷。
  從他離開以后,沈念心再也不去看任何前方的風景,因為那里的風景再也沒有他的陪伴,再也沒有他的風景就不敢再看了,怕忍不住內心的懷念而放肆的哭泣,怕忍不住內心的難過而寥落的狼狽。
  從他離開以后,沈念心開始獨自的走過那些熟悉的路途,那是生活必經的路,沒有選擇。如果她也可以離開,那么她會毫不猶豫的離開。她不敢再走在那些熟悉的道路上,盡管內心如何害怕,但是她只有這樣走過去。表面多么不動聲色內心就有多么悲傷地撕心裂肺。
  沈念心不知道自己丟掉了什么,面對以后的生活,只是身邊少了一個人,為什么就覺得好像失去了很多。站在窗口看風景,那些風景自動呈現真空狀態,目之所及都是空白,都是空白,空白的讓人心疼。
  沈念心在他離開以后,在每個白天神色如常的生活和外表淡定的生活,在每個夜晚來臨時,躺在床上的時候卻睜著眼睛看著一處,那里什么也沒有,只有空白。空洞的眼神帶來的只有思念,深深的思之所切。沈念心的耳畔旁邊總是聽到“千山暮雪,只影向誰去?”的吟誦。那種深深的傷神就那么讓她欲罷不能。
  沈念心忽然開始喜歡“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于嗟闊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這種虛無的感動就是自己得不到的一種安慰,那種心之所向的感情與感動就是讓自己不由自主的喜歡。人都是這樣的,在悲傷地時候總去想念那些沒辦法得到的美好,于是會更難過。于是總是在悲傷地時候迂回的周折,逃不出去。
  沈念心想如果再次見面,會是怎樣的心情與場景。“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這是怎樣的一種情感與傷心。不管這句詞的意境與需要的場景是什么,重要的是一種心情,一種自己會認為是這樣的心情。再次見面一定會是這么的心情,并且不訴離殤。人都是這么堅強的隱忍著自己,其實沈念心清楚的知道她自己的柔軟與出口,但是從來沒有任何人看到,因為她把它深深埋葬了。
  “千山暮雪,只影向誰去?”這是她內心最苦楚的無奈。是沈念心不知到怎么去依附生活的無奈。是她不知道該如何珍愛生命或者拋棄生命的無奈。是她內心最空靈處的自我解脫和安慰。是她以后漫漫的人生路的內心寫照還是寥落的逝去的內心?

熱門

推薦

现在做什么行业赚钱